時空場景

電影主軸來回進行,故事的一開始是18歲兒子裕司照顧家,再拉到葬禮,用親戚的閒言閒語說明了女主角死去,單身父子生活令人不安,因為男主角阿巧不會處理日常生活。但如同電影想表達幸福不是別人能幫你界定,幸福是你自己的感覺。手忙腳亂的父親,兒子卻覺得生活幸福,只希望父親不要離開自己就好。裕司想念母親,老是翻閱母親親手為自己做的畫冊,也許信念成功,女主角出現一家人再一次團聚生活,對他們來說只有不斷的幸福,而且在回憶男女主角相識往事,青澀甜蜜的讓觀眾了解暗戀的滋味。但雨季不可能永無止境,在他們心中還是不安女主角消失,當時光膠囊找回,電影用畫面晃動、音樂陰森去表達女主角即將消失。女主角安排著消失後父子能有生存的能力,直到他回去。故事就在日記本真相大白,用女主角觀點看往事,說明一場車禍讓女主角穿越時空。對故事人物中女主角的生命歷程實際上是:認識→互相暗戀→第一次約會→第一次分手→來到29歲阿巧的身邊→回到現實→追求真愛→生下祐司→生病死去。最後電影撥出畫冊完整內容,圖片凸顯出溫暖跟正向的意涵,媽媽回去後,父子倆是在有彩虹跟幸運草的場景,表現出澪是多麼渴望他們幸福。

電影設定在鄉下,並非都市。於是場景的含意建構,像是家、事務所、廢工廠、學校、診所,都是正面大於負面,重覆對比。「家」在沒有女主角的家時,東西是全部都看的見,像所有的衣服領帶襪子都是吊在衣架上。在冰箱上貼滿備忘錄。調味料都在桌上,以上是日常用品。連平日用不著的救護箱都在櫃上,可以想像男主人常常受傷,所以也在醒目的位置,顯示著男主人不擅整理家務,導致家庭凌亂的。更不用提庭院裡植物只是草,完全沒有規劃。在女主角回來後,過期的報紙被丟棄,衣服不在只是衣架上。東西都被收的好好,還有花能裝飾家裡。連食物也是強烈對比,早餐的荷包蛋是白色,吐司是金黃色,晚餐是咖哩飯,而阿巧用的早餐蛋需要調味料掩蓋焦味,吐司更是黑炭般,咖哩糊成看不出料是什麼。甚至裕司在高中整理的家還比阿巧整理乾淨,強烈顯示男主角不如常人,為什麼會說阿巧無法處理日常事務。

「診所」是阿巧跟裕司的發洩場所。當他們有疑問時,都是問野口醫生。甚至說原本是治療身體的診所,變成安撫心靈、傾聽煩惱的場所。阿巧幾乎什麼事都跟醫生說,說的內容其實阿巧早就知道答案,但卻在醫生這面希望建立信心,有時希望醫生對他說他覺得沒錯,有時希望醫生聽他說說,也別當一回事。在電影中的人都是溫暖的,學校裡的老師對於裕司倒掛晴天娃娃,不是用責怪方式。蛋糕店裡的廚師也是等到裕司18歲才關店。現在我們說最講求科學,要實事求是的醫生,在聽阿巧說澪的回來跟歸去,說他相信阿巧,但他又親自參加過澪的葬禮,真難決定。

「廢工廠」是他們最愛去玩的地方,裡面的廢棄物中藏著時光膠囊,說明著這個地方給他們的隱密感、安全感,像是第二個家,也不怕別人來,所以澪才會在這裡出現。澪在這裡出現跟時光膠囊的連結性也很高,他們是在找尋時光膠囊,才發現澪。時光膠囊是過去埋的,將來回憶,澪也是這樣只能將來回憶。阿巧跟澪在廢工廠重新戀愛,敘述過去回憶,有著像初戀般的吻。廢工廠還有一片酢醬草,等待發現其中的幸運葉。

其他小場景有向日葵田,是男女主角決定一起生活的點。那時雙方穿著白色的衣服,象徵這樣的愛是希望跟純潔的。上班時會經過的橋,在澪回來前,阿巧是被女學生欺負,讓別人超越腳踏車,可澪回來後,阿巧願意跟女學生較勁,甚至衝過女學生,在這場景說明了澪給阿巧的力量,讓原本沒有生氣的阿巧,有著未來希望的能力。

木子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