鯨生鯨世

 

        這本書是在東海附近的二手書店買的。作者是廖鴻基。我對這人原本是不熟的,但是在一上時(不確定)他來學校演講。我的室友雅婷說這個人很厲害,有廣播…因為真的不知道,所以我沒在意。當初只是為了拿通識認證而去的。直到蕙婷跟我說散文課本有他的文章,所以要去找他要簽名。我才匆匆掃過他的文章。這是一場很棒的演講,但我的腦袋早就被散文老師的腦力激盪打敗了,沒體力在去細細聽演講,雖然真的很棒,也只有一邊聽一邊打瞌睡。

        在暗暗的會場,聽著廖先生放著他帶來的幻燈片,用他迷人的嗓音敘述著一個又一個海邊的故事,真的超享受!!會後,跟著蕙婷,我跟宜錚也跟去要簽名,廖先生非常好,還一一跟我們握手,他的手真的很溫暖,在斯文的長相下,他的手明顯就是做事的手。就像陳水扁的手,不過他的握手不是陳水扁那個富有含意的握手。政治家的握手,是會緊緊握住你的手一下,我爸爸說那是代表把你這一票給握住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 雖然帶給我非常感動的演講,但我還是一直沒動手去敗他的書,但在看到鯨生鯨世,完了,敗在他的封面。好藍,好有放鬆的感覺。我想很少人不喜歡鯨魚吧!我現在留著的墊板,就是用英文標示海豚所在,非常特別的墊板。

        這本書讀完很難說出自己的心得,只能說自己真是城市裡的土包子,很久沒去好好觀察這寬廣的世界。既然不能去看海,那只好用這本去洗滌附加在我城市的紛亂。像救贖般遞給我通往世界的階梯。我彷彿聞到海水的氣味,慢慢想像那鯨豚像白馬王子解救公主般的叫我騎在背上,牠要帶我去脫離這狹下空間。體會出人家說大自然給人們的影響,如廖鴻基說自己才高中畢業,可是寫出來的文章,卻能得獎,這是因為大自然教他的。我感受到這本書正在跟我身裡的靈性作一番溝通。

        只有在第一百頁,才讓我想到別的想法,不然我還是一味沉進鯨豚的世界。那一群人為了作出鯨骨的標本,所作的功夫,讓我想到美英老師。美英老師是研究考古的,在這學校應該很難不去上到她的課。在上中國器物美學時,她教我們拓印器物,我有種在忙著作標本的人跟在忙著拓印的人重疊一起的感覺,那種期待、興奮的心情我想都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    提醒大家,不要再吃吻仔魚。因為這是許多魚類的小孩子,並非就是這麼大的魚,世界上會吃這種魚的只有日本跟我們台灣,但日本好像有規定一年捕殺多少的限制,只有台灣沒有這種相關法令。如果在不制止,只會讓越來越多的魚滅種。這是那次演講,我牢牢記住的話。

 

木子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